章节目录 第17章 第 17 章(1/2)

全天下为我火葬场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萧玉案看到这十个字,突然意识到“成亲”这件事对普通人的意义。

  结发为夫妻,恩爱两不疑。成亲,将两人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绑在一起,共度余生;无论富贵荣华,无论生老病死,不离不弃,至死不渝。

  如此令人敬畏的一件事,对他来说是获得自由的条件,对顾楼吟来说是师兄得救的条件,想想也挺讽刺的。

  顾楼吟的神态与平时无异,只有被长睫挡住的瞳仁中暗藏着一丝紧张和期许。

  萧玉案将荷包还给顾楼吟,道“你我之间,好像没这个必要。”

  顾楼吟接过荷包,掌心缓缓收拢,并未强求,“嗯。”

  洛兰开始装扮起农舍。门窗上贴满“喜”字,房檐下挂上大红灯笼。他把一间空屋子当做新房,挂上红绸,摆上红烛,床铺和棉被也换成了崭新的喜被。

  萧玉案看着新鲜,问“这些东西是从哪来的?”

  “都是少阁主在淮州亲自挑选的。”

  萧玉案轻咳一声,道“他倒挺有闲情逸致的。”

  洛兰贴完最后一个喜字,凑到萧玉案身边,道“萧公子,你是不是喜欢我们少阁主啊。”

  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  “因为你分明很期待成亲啊。”洛兰笑嘻嘻道,“我看得出来。”

  萧玉案的眼中重新亮起了光彩,明眸动人,若含秋水。现在的他,已有几分当初的美貌光华。他撑着下巴,低笑道“是啊,我很期待。”

  三月十九那日,萧玉案还未睡够就被洛兰叫醒。洛兰一个十几岁的少年,比市井大娘还啰嗦,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吉时。萧玉案睡眼惺忪,懒得动弹,由着他瞎折腾。

  穿上喜服,梳好头发,洛兰拿着一盒胭脂问“萧公子要不要涂这个?”

  “……不要。”

  “但你的脸色不怎么好看,唇上也没什么血色,看着还是病恹恹的。”

  “我就这样,顾楼吟爱娶不娶。”

  洛兰无奈道“那这个霞冠和红盖头……”

  “都免了吧,”萧玉案心不在焉道,“两个男子搞那么花里花哨干嘛。”

  洛兰看着镜子里的萧玉案。即便他不肯凤披霞冠,即便他容颜清减,他依旧美得令人心慌,看久了让人呼吸都变得急促滚烫。

  洛兰妥协了“行,不戴便不戴吧,反正你怎么样都好看。”

  穿戴完毕,萧玉案在洛兰的搀扶下走出屋子,顾楼吟已在院中等候多时。

  两人四目相对,均是一愣。

  这是萧玉案第一次见顾楼吟穿素白以外的衣裳。他身穿一身大红的喜服,长身玉立,依然是清冽出尘,宛若谪仙落入红尘,被哪个妖精蛊惑了一般。

  两人对视良久,先收起目光的是顾楼吟。不知是不是光线的缘故,他如玉的脸上染上了一抹红霞。

  顾楼吟转向洛兰,“现在该做什么。”

  洛兰挠挠头,道“我不知道啊我又没成过亲……大概是要拜堂了?”

  “那就拜吧。”萧玉案道,“别耽误时间了。”

  “啊,等等!”洛兰找出一条红绸,将两段分别交给顾楼吟和萧玉案,“你们牵着这个拜。”

  顾楼吟“……”

  萧玉案“……花里胡哨。”

  洛兰扮做礼官,高声道“一拜天地——”

  顾楼吟正要弯身,忽然脸色一变。下一瞬,两人手中的红绸被生生割成两段,被割断的那头还未落到地上,便被春风吹起,随风飘扬。

  萧玉案第一反应是李闲庭又来了,当他看清来人时,不禁微微一怔。

  洛兰惊讶道“林师兄,他怎么来了?!”

  林雾敛虽是大病初愈,人瘦了一圈,但气色还算红润。他看到身穿喜服的两人,表情极为复杂“师弟,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!”

  顾楼吟将萧玉案护在身后,沉声道“你是如何找到这里的。”

  “小师妹说在淮州见过你,我便亲自去淮州查探,得知你去了一家裁缝铺子……”

  顾楼吟轻一点头,“知道了。”

  林雾敛深吸一口气,道“这些……就是你为我做的么。”

  顾楼吟道“师兄,你先回去。”

  萧玉案从顾楼吟身后走出,笑道“可不是嘛林兄。你师弟为了救你,上一次险些丢了性命,这一次又舍了自己的姻缘。惊不惊喜,感不感动?”

  顾楼吟皱起眉,唤了他一声“萧玉案。”

  萧玉案假装没听见,掩唇咳了两声,道“林兄既然来了,就留下喝杯喜酒吧。”

  事到如今,林雾敛仍然不失礼数。他走到萧玉案面前,拱手行了一个大礼。“萧兄舍身相救一事,韩师叔已经告诉了我。无论萧兄是不是那夜伤我之人,我都欠萧兄一份天大的恩情。”

  萧玉案品味着林雾敛的话“无论我是不是伤你之人?这话挺有意思的。”

  林雾敛继续道“这归根到底是你我之间的事情,还望萧兄别把我师弟牵扯进来。”

  顾楼吟道“此事与师兄无关。就算师兄没有受伤,我也甘愿……”

  “师弟,”林雾敛颇为动容,“你无须为我做到这种地步。萧兄的恩情,我自会还他。”

  “还?”萧玉案轻道,“你拿什么还?”

  林雾敛反问“萧兄希望我拿什么还?”

  萧玉案佯作思虑,道“拿什么便还什么。你拿了我三十盅血,便还我三十盅,如何?”

  林雾敛脸上一僵,正色道“如果萧兄非得如此才能放过我师弟……”林雾敛抽出佩剑,“我还。”

  “够了。”顾楼吟挡住两人之间,冷声道,“林师兄,我再说一次。此事,与你无关。”

  “与我无关?你身为云剑阁少主,婚姻大事应由阁主定夺,怎能私下和一个来路不明,正邪难辨之人结为道侣?”林雾敛言辞恳切,字字泣血,“‘道侣’二字于我等修仙之人作何含义,师弟你不会不知道罢!”

  顾楼吟看了萧玉案一眼,周身的清冷消散些许,“我知道。”

  “那你还……!师弟,阁主早已出关,若被他知晓了此事,他定会牺牲萧兄保全与你。萧兄一旦有什么三长两短,你当日所行所为还有何意义!”

  顾楼吟闭了闭眼,道“你回去吧。父亲那里,我自会解释。”

  林雾敛坚定道“除非你同我一道回去。”

  顾楼吟淡道“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  “所以,师弟是要为了他和我动手么。”林雾敛凄惨一笑,“我也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,所以……师弟,我只是想为你好,你别怨我。”

&ems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友情链接
爱你正逢时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15858513883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admin#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