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19章 第 19 章(1/2)

全天下为我火葬场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在不停的下落中, 萧玉案闭上了眼睛,同时在思考一个问题。都有说他跳崖之后会安然无虞,可悬崖这么高, 他下落得这么快,他一失了修为的肉体凡胎, 到底如何才能安然无虞。

  萧玉案的问题很快便得到了答案。耳畔的风声逐渐变小, 他下落的速度也越来越慢, 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托住了他。他就像是一张风筝,飘飘摇摇地落下,眼看就要落入崖底时, 那双无形的手化为有形,稳稳地抱住了他。

  他这是……被人救了?

  萧玉案想睁开眼睛, 却怎么也睁不开。他的意识变得模糊,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拉着他入睡。彻底坠入黑暗的前一刻, 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“顾楼吟喜欢的人,可不能就这么轻易死了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眼前是无边的混沌与黑暗, 萧玉案感觉到一阵清风袭来, 鼻尖萦绕着熟悉的药香味。长睫微微颤了颤,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。

  他所处的地方似乎是一个山洞, 外面淅淅沥沥下着下雨, 山洞里却温暖干燥。他躺在一堆干草上,不远处有一火堆,柴火烧得劈啪作响。火堆旁坐着一位白衣少年, 正低头查看药罐里的药。

  这位白衣少年, 萧玉案认识。不仅认识, 在最后一个月, 他们二人几乎是在朝夕相处。也正因如此, 他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——肯定是他坠崖的时候摔坏了脑子,出现幻觉了。

  但无论他怎么睁眼闭眼,白衣少年依旧真真切切地坐在他面前。萧玉案张了张嘴,哑声道“……洛兰?”

  洛兰闻声看来,笑道“你醒了。”

  萧玉案茫然道“真的是你?”

  洛兰道“真的是我。”

  “你不是……”萧玉案回忆起坠崖前的情形,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突然出现的林雾敛等人身上,还真没注意洛兰去那里了。他上下打量着洛兰,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总觉得这个少年和之前不太一样。虽然是同一张脸,但气质完全变了,语气和眼神都透着一个十四五岁少年不该有的沧桑和成熟。

  萧玉案警惕起来,道“你究竟是谁。”

  “你别怕,”洛兰的声音如醇酒般沉稳,“我既救了你,自然不会害你。”

  这话萧玉案是信的。洛兰想对他做什么有的是机会下手,不用等到现在,也不用大费周章地救他。但他也敢用自己的头发打赌,这人肯定有古怪,不简单。

  萧玉案挣扎地坐起身,环顾四周,问“我们现在在哪里。”

  “云剑阁,栖月山。”

  听到“云剑阁”三字,萧玉案的表情像是活吞了一只有很多脚的虫子。洛兰笑着解释“栖月山虽处于云剑阁地界,但离主峰甚远,鲜有人至。正所谓弩下逃箭,越看似凶险的地方实则越安全。”

  “但你去通风报信也就越快了。”

  “你放心,我不会将你未死之事告诉任何人,包括云剑阁的人。”洛兰顿了顿,“也包括顾楼吟。”

  萧玉案道“哟,都直呼少阁主姓名了啊。你到底是什么人。”

  洛兰笑道“你就当我是‘洛兰’吧。”

  “我看是你在把我当傻子。”萧玉案道,“我问你,这一月在东观山上照顾我的人是你吗。”

  洛兰点点头,“是。”

  “那之前在云剑阁的洛兰,是你吗?”

  洛兰不说话了。

  “果然是在那个时候换的人啊。”难怪到了东观山后,洛兰对他态度有所改变。“真正的落兰去哪了,不会被你灭口了吧。”

  “我是那种人么。”洛兰好笑道,“他回乡探亲了。”

  “那你又是如何变成他的样子的?”换颜之术萧玉案以前也听李闲庭提及过,无非是残忍地把人的脸皮活活剖下,再用于自己身上。但此法只能换张脸,改变不了声音和体型。而面前的“洛兰”连声音和体型都和之前的洛兰一模一样,再巧也不能巧成这样罢。

  “此事不急,我日后再说与你听。”两人说话间,药已经煎好,咕噜咕噜冒着泡。洛兰将药倒入汤碗,放到嘴边吹了吹,递给萧玉案。“事发突然,我只来得及带这些药。”

  萧玉案认为洛兰做的没错,只能带一样东西是他他也带药,没有什么比好的身体更重要。他虽然重获自由,但身体还是原来的身体,一堆乱七八糟的问题,又是蛊又是毒的。都有的良心大概喂了狗,明明都说要给他一条命了,也不顺手把他的毒和蛊解了。

  萧玉案想到了什么,问“你是怎么知道我要坠崖的?”

  提到这件事,洛兰也觉得不可思议。“我本不知道,但是我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,让我去悬崖底等你。我将信将疑地去了,没想到真的等到了你。”

  萧玉案心下了然。他想再和都有说句话,可无论他在心里说什么,都有都没有回应他。

  看来,都有是真的走了,再不会回来了。

  萧玉案喝了药,不久就开始昏昏欲睡。外头的雨还没有要停的迹象,反而越下越大,似有倾盆之势。洛兰似乎在洞口设下了结界,一点雨都没打进来。

  萧玉案勉强撑着眼皮,他不想睡,他还有很多事情想搞清楚。洛兰道“睡罢,我在一旁守着你。”

  洛兰的声音莫名有种让人安心的力量。在萧玉案遥远的记忆中,似乎也有过这么一个男人,抱着年幼的他,轻哄着他入睡。萧玉案终于撑不住,沉沉睡去。

  萧玉案再次醒来的时候,雨已经停了。结界不知何时被撤下,雨后清新的味道令人心旷神怡。萧玉案闻到肉的香味,走出山洞,看到洛兰正在用他熟悉的阵法烤兔,不禁道“你偷师我啊?”

  洛兰抬头看向他,笑道“我觉得有趣,就自己学了过来。”

  “那也是偷师。”萧玉案在他对面的石头上坐下,“你经过我同意了吗。”

  洛兰愣了愣,“抱歉。”

  萧玉案在东观山上时没灵力也没心情设阵烤鸡,倒在云剑阁烤过鱼。洛兰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偷师的,由此看来,他十有八九也是云剑阁的人。不过他只在旁看过一次就能学会,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

  萧玉案道“道歉在我这没用。”

  洛兰无奈道“那如何才有用。”

  “我问你答,你答得我满意,我就不计较了。”

  洛兰淡淡一笑“如果你还想问我的身份,那就不必白费力气了。”

  “行,我不问这个。”

  洛兰轻一颔首,道“你问。”

  “那夜在淮洲,把我从李闲庭手里带回东观山的,是不是你。”

  萧玉案的问题实在出乎洛兰的意料。他不由地叹道“萧公子果然是个聪明人。”

  萧玉案意味深长道“能从李闲庭手上抢人,不简单啊。”

  洛兰谦虚道“运气好罢了。”

  “你几岁了?”洛兰刚要答话,萧玉案抬手阻止,道“你先别说,让我猜猜。”

  洛兰笑道“你猜。”

  有这种修为的人自然不可能和他一样年轻,看他说话的方式和口吻也不像是上了年纪的人。萧玉案思忖再三,道“我猜你,三十有六。”

  “萧公子把我猜年轻了。”洛兰笑呵呵道,“我今年已经四十有二了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洛兰顶着一张清秀的圆脸,萧玉案很难把他想象成一个比他大二十五岁的中年男子,憋了半天,道“那我以后怎么称呼你?”

  “随你高兴。”

  “那就叫你大叔吧。”萧玉案道,“大叔,你考虑换一张脸吗?”

  “暂时不考虑。”

  萧玉案又问“你为何救我?”

  洛兰脸色微沉,道“云剑阁欠你良多,我想尽我可能地补偿你。”

  萧玉案嗤笑一声,“那大叔可得好吃好喝地供着我了。”

  “好。”洛兰将烤好的鸡递给萧玉案,“你试试。”

  萧玉案问“是野鸡吗?我不吃野味。”

  “不是,我从云剑阁的鸡棚偷的。”

  过去一个月,萧玉案想多吃也没胃口多吃。现在他一身轻松,过去的胃口又回来了。他坐在雨后的春光下,不顾形象地吃着烤鸡。洛兰看着他,欲言又止,“你……”

  “闭嘴吧大叔,我爱怎么吃怎么吃。”

  洛兰把“吃慢点”三个字咽了回去,摇头叹道“现在的年轻人啊。”

  萧玉案消灭完半只烤鸡,走到不远处的水潭洗手,抬眸时恰好看到对面的山峰上悬挂着一条彩虹,像是一座长桥,将栖月山和对面的山峰连接起来。

  萧玉案盯着对面山峰看了许久,隐隐可见山上绿意盎然,郁郁葱葱,总觉得有些熟悉,他应该去过。

  他在云剑阁住了那么久,除了主峰只去过两座山峰,绝地峰和……哦,对了,那是顾楼吟带他去过的,埋葬他娘亲的地方。洛兰将他带到这里,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?

  萧玉案看向洛兰,洛兰背对着他,注视着对面的彩虹,明明身在灿阳之下,却给人一种孤清寂寥之感。

  萧玉案在栖月山住了几日,身体渐渐好转,虽还不及从前,但至少不会走两步就开始喘气。洛兰每日都要离开半日给他找吃的,有的时候还会给他带一些补气养血的药材和有助修为的丹药,萧玉案怀疑他全是从云剑阁偷的,反正不要白不要,他都照单全收了。

  对洛兰的真实身份,萧玉案好奇得要死,各种试探套话,可洛兰就是不上当。萧玉案也不放弃,越挫越勇,把撬开洛兰的嘴当成一种乐趣,日子过得也不枯燥。

  这日,洛兰回来的时候面色凝重,愁眉紧锁,没等萧玉案询问,他便主动道“萧公子,抱歉。我……食言了。”

  萧玉案道“怎么说?”

  洛兰沉声道“顾楼吟万念俱灰,心存绝念,我担心他熬不下去,便告诉他,你可能还活着。”

  萧玉案“……”

  “不过你放心,我只说了‘可能’,并未告知他你身在何处。他今日已经下山去找你了。只是天下之大,他又能去哪里找。”洛兰自嘲一笑,“我这么说,不过是给他一个活下去的希望罢了。”

  “让他找吧。”萧玉案淡道,“不让他找到就是了。”

 &emsp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友情链接
爱你正逢时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15858513883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admin#qq.com